徒然静默

• ・*・:≡( ε:)

献无定法:

“它反常得叫我读不下去,

人的脑子还不够复杂。”

——爱因斯坦谈卡夫卡的小说

 

所以,没什么人读卡夫卡。

 

如果把卡夫卡比作邮票,

它一定不适合贴在信封上被寄出去。

而那些收集卡夫卡邮票的人,

也留下过几类言论:

 

虽然我不看,装逼我喜欢。

因为看不懂,所以喜欢看。

不是很喜欢,但是经常看。

 

可你以为卡夫卡不集邮吗,

不过他集的是,

人们读罢沉默的声音。

评论

热度(263)